返回四川农商服务平台    
总编:文策    急电:15984070017    交流QQ:915360888
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资讯 > 县域经济 >

苍溪县是谁在剥夺侵占村民依法享有的权益?

发布时间:2023-12-05 23:29  来源:地方发展通讯社   作者:   阅读:( )  
分享到: 2
[导读]
批示: 尊敬的苍溪县四大班子领导,你们好! 文策用三天时间写了这封公开信,并非一气呵成。之所以以公开信的方式,发难也好,问责也罢,是基于苍溪县陵江镇原茶店村2组现为孙坪村4组全体村民所面临的这个事件,不能很好的得到正确回复及解决。文策作为个人
批示:
 
 
 
尊敬的苍溪县四大班子领导,你们好!

      文策用三天时间写了这封公开信,并非一气呵成。之所以以公开信的方式,发难也好,问责也罢,是基于苍溪县陵江镇原茶店村2组现为孙坪村4组全体村民所面临的这个事件,不能很好的得到正确回复及解决。文策作为个人,力量非常有限,张书记、任县长又公务缠身,可能无时见文策,文策只好以一种特殊的传输方式向你们反映所辖区域出现的问题,提示那些隐藏在人民群众之中的蛀虫及保护伞和腐败分子注意。对此,你们作为地方领导,监管是你们的职责,你们可能很忙,不知道这事,但让你们知道这事了,希望你们就不能装作不知道,您要问责追责、督促解决、督导严惩。
      这不是义气和勇气,是义务和责任。关于一个村书记敲诈勒索国企国有专项资金及侵吞集体资产达300万元以上,村民、组长、党员亲自到镇、县、市纪委反映,几年过去均不了了之。对此,让所有人质疑:是苍溪县委、县政府、县纪委、不作为,还是县上领导与此村书记在同流合污?难道苍溪县陵江镇孙坪村书记背后保护伞比原四川省委书记、尔后国家公安部部长、后又中央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背后关系还硬?周永康违法乱纪、触犯国家法律,不照样追责判刑坐牢吗!
      主编也好,记者也罢,其实都很弱势。文策只是一个普通的媒体工作者,但法律必须要讲。说来你们可能不信,文策在写信的时候很冷静、没有怨气,那无助于能站在公平立场写出实事求是的问题。文策感觉自己的信有股傲气,傲气无疑来源于底气,一种基于事实真相的底气,也是一种知识分子的骨气。文策坚信,苍溪县委书记和苍溪县人民政府县长、绝对与现任孙坪村书记不可能有经济贿赂,县领导也不可能会为“一只又臭又脏的苍蝇”打伞——遮风避雨,同流合污。
      起初、担心过,犹豫过,但后来打消了所有顾虑:文策作为一名部队多年后的退伍军人,入党已30年的中共党员,新闻媒体工作26年,也是文天祥家族的血缘后裔,即使为人民伸张正义、冤屈被害,也死而无憾。首先文策相信,即使发了文,举报贪官,伸张正义,文策和家人也是安全的,政府有保护线人和处理问题的能力;另外也得到了村民党员和媒体朋友越来越多的关注,给文策注入了力量;再者网络上的评论,对吹哨人的攻击几乎没有。让文策义无反顾注定去讴歌真善美,舆论腐恶丑,这也得到了大家的理解和支持,因文策说出了他们所见、所闻、不方便说、所想说而不敢说,说了该重视而没人重视的话与事。
      现孙坪村4组全体村民及很多单位领导人和新闻媒体朋友们都在关注着整个事件的进展,大家都希望此事能尽快妥善得到解决,敬请上级组织对待这种敲诈勒索国家资金及侵吞人民集体利益的腐败分子,要严查严打毫不姑息,坚决维护法律尊严,响应国家政策,老虎苍蝇一起打,为民除害,认真调查,严重打击,还老百姓一个公道,还基层农村一片净土。
      新闻媒体作为党的喉舌,发声助力党对各行各业进行舆论监督,是新媒体的职责。媒体的主要目的不是因曝光而曝光,而曝光是想如何引起高层重视尽快解决好问题,只要问题得到了妥善解决,媒体的最终目的也就达到了。
      这毕竟是咱家乡,作为一介墨客,恪尽公民责任,所做的唯有发声,唯有呼吁,使更多的人知道发生过的不公与不义。至于呼吁后的结果,或许更糟,或许好转,文策所能做的只是尽其所学所能、使之在尽可能多的媒体、网络及政府机关中知晓,以此引起您及相关人员对于基层村官违法乱纪相关问题的关注、处理,使无助百姓不至于对法律、新闻媒体完全失望,因为不公只有置于阳光之下才能加以克服和解决,才能真正体现出媒体作为党的喉舌发出舆情来临时响亮的哨声,才能促进问题得到有效解决一一平息。

 
 苍溪县是谁在剥夺侵占村民依法享有的权益?
 
 ——孙坪村书记侵吞300万造成文策无家可居

 
   2023年10月26日,据苍溪县陵江镇审计站在审孙坪村账本显示与孙坪村多名党员核验证实,近年原茶店村2组、被改孙坪村6组、又改成孙坪村4组的村民一直反映此村支部书记陶家发霸占侵吞集体资产资金、闹得纷纷扬扬的事情又有了新进展——虚构事实骗取中石油元2-1H井开采国有资金与侵吞原茶店村2组现孙坪村4组集体资金超300万元(还不包括笔者未知侵占款及全村其他各组侵占款)。对此,现破析村支书陶家发是如何诈骗国有资金以及吃独食侵吞集体资金超300万元以上,导致村民多年群情激奋、不满上访,却至今未果的。
   村民不满的原因之一:陶家发,出生于苍溪县原伏公乡陶坪村,高中毕业后就来到了苍溪县原茶店村2组何某家当抱儿子。2000年后被选为村副主任、主任、书记、主任书记至今。在他上任村干部后不久,便在苍溪县龙江世纪买了一套住房,没几年又将位于原茶店村2组老婆和岳父岳母家整套民房以15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同村村民黄军和黄银贤2兄弟。问题所在是:按照国家宪法规定、如果村民将原农村集体土地上的自家宅基地房屋进行赠予或售卖后,就不能再享有在农村集体土地上申请新宅基地修建永久性房屋居住的权利。然而,陶家发却无视国家宪法、竟然利用当村领导权力独霸一方,想干啥就干啥,遇事不与村民商量,擅自逐渐在原茶店村2组集体土地上修建2处2楼1顶别墅式的钢混结构永久性住房供其自己居住享用,以及占用原茶店村2组土地在国道边修建2层式门市房,又占用原茶店村2组已故五保户家山坡农田修建酿酒厂和千头生猪圈养场,而且历年不给村民谈及租金和分一分钱。
   村民不满的原因之二:年复一年、多年过去了,多种原本属于分配给村民的钱、被截留汇聚到村账户上不知去向没了。然而,陶家发自己当个村领导,却一个人收入在养活上有老、下有小之后,还能买几台车、修几套房,建两处千头生猪圈养场及酒厂。听说改土、钻隧道,挖挖机、推土机、搅拌机,一应俱全均有。陶家发当上村主任、村书记后,翻来覆去的改组名为哪般?整得现在本村大多数村民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几组,也说不清自己是几组,其土地证、林权证、房产证、身份证、组牌号,均合不起。强烈要求纪委彻查自陶家发当上村主任、村书记后,将原茶店村2组改成孙坪村4组、再改成孙坪村6组、又改成孙坪村4组、还改成孙坪村3组的各组收支账目及资金去向,再查陶家发担任原茶店村副主任、主任,及原茶店村与孙坪村合并一村后继续当村主任、书记、主任书记期间的所有账目,可查出不当非法获利及侵占国家与集体老百姓利益庞大资金。其违法乱纪、敲诈勒索、霸占侵吞、诈骗套取国家及集体资金资产额度,及其性质绝对可判10年以上有期徒刑。
   村民不满的原因之三:陶家发自当村主任后,更是不把全体老百姓放在眼里,我行我素、独断专行,不召集村民小组成员开会商量和许可,就在原茶店村二组集体梨园中挑选一块大地非法修建一栋2楼1顶的永久性钢混结构别墅式住房和院坝;时隔2年后又私自挑选集体梨园中3块长台地、随意改变承包果园土地使用性质——非法占地、非法修建千头生猪室内圈养场;再隔2年后,又在原茶店村2组已故五保户农户家山坡及农田上非法修建了千头生猪圈养场;并挨着养猪场旁,还非法修建了一酿酒厂;又在212线国道边非法修建一门市部。历年,胆大妄为,随意占用集体资金、资源,乱搭乱建、占用土地,却没有给老百姓一‘分钱’的说法。
   村民不满的原因之四:从大集体开始、原茶店村二组就有一片集体老梨园,后经村组划分给原茶店村2组家家户户基建任务——义务出人力免费修建成了连条石所砌台地集体果园,过去每年在雪梨成熟时该组家家户户都要分一背篼梨,至从村支部书记陶家发将这片集体梨园承包后,历年来老百姓没分到一分钱的承包款。问题关键所在的是,陶家发在承包这片集体梨园后,认为自己是村长(村主任)利用权势和职务之便称霸一方,不按承包合同条款行事,私自随意改变果园使用性质而不与本组村民及社员代表商量,擅自将梨园原5间工房撤出,又重新选址在梨园一个较大的地里违法修建一座2楼1顶的钢混结构永久性住房。事隔2年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村主任陶家发仍然得寸进尺,不开会不与村民商量,擅自在所承包的集体梨园中选出3块长形链条石台地,在承包梨园中违法修建可圈养千头生猪的养殖场及生猪排粪囤粪池,随意破坏果园及改变果园土地使用性质。还有2021年未批先建,占用集体基本农田2103平方米、林地152平方米、投资上100万在其中712平方米土地上修建板房,被苍溪县自然资源局行政处罚苍溪县陵江镇孙坪村村民委员会6.46万元罚款。
   村民不满的原因之五:2018年,中石油元2-1H井开始入驻落地原茶店村2组钻探开发天然气,以及铺设输气管道占用了多户村民山坡田地,赔付款却未能合理分配。该村党支部书记陶家发以自我为中心,虚拟编造各种数据欺上瞒下,诈骗中石油油气田开采国有专项资金合计达上百万元据为己有。其中包括涉嫌冒用组长签名及利用自己身为村主任书记职务之便,自我虚拟虚报:转走虚拟损毁猕猴桃297棵8.91万元、转走谎报损梨树566棵11.32万元、转走谎报迁坟6座1.8万元、转走谎报损果树75棵1.5万元、转走谎报又损果树65棵1.3万元、转走谎报再损果树798棵15.96万元、转走谎报还损梨园果树466棵18万元、转占儿子耕地0.4亩5443元、转给老婆4276元、转给自己2.82万元、转走不实损毁耕地0.17亩+果树66棵+果树31棵+柏树5棵=2.39万元、转走不实青苗补偿0.46亩2430元、转走不实永久占地0.38亩1.48万元、转走占林地0.32亩1600元、转走不实占林地1.62亩8100元、转走付着物补偿0.2亩1000元、转走虚拟损私人梨树58棵2.32万元、转走谎报损金丝楠木59棵1.18万元、转走谎报无法恢复水堡占地0.11亩4278元、转走谎报水堡0.1亩4000元、转走虚报堡坎占土补偿费2.3万元、转走挖沟超宽重复赔偿2.54万元、转走元2-1井占地8797元、转走虚报林地付着物超宽补偿款12万元、转走虚拟修井生活区占耕地2.27亩 + 青苗补偿1.1亩 + 林地补偿0.3亩 + 挂果树补偿52株 + 果树幼苗补偿57株 + 修井用水补偿300方 = 2.489万元、转走修井放喷损毁幼树25棵1500元、并以自己及老婆个人名义为中石油公司井场进厂路砍杂从村账户划走1.385万元 + 1.73万元 + 4980元,以老婆名义承包中石油维修进厂路1万 + 1万 = 2万元,(为何陶家发家人与外界中石油公司承包的活路,却要从茶店村集体账户转走钱或走账?既然是你私人与中石油公司井场承包的私人活路,中石油直接把钱支付给你承包者私人就是了,中石油公司怎么会把钱转账给孙坪村集体账户喃?又不是以村委会或村民小组名义与中石油公司承包的工程活路。对此,3次砍杂2次维修进厂公路是否真实承包值得可疑,不排除是以此名义转走的是本集体账户中少了的、不翼而飞丢失的钱。结果,中石油以进厂路2次维修和掏水沟,有人非要扯到梨园环山水沟上去进行签字认可,风马牛不相及不该认的也进行对此项签字确认。)及转非法建筑门市部受损18万元。以上村支书陶家发套取人民币转账到自己个人及家人账户达100万之多;还以集体梨园中的非法建筑房屋和猪圈套取国家专项资金139万(当年法律是不支持对非法建筑物进行赔偿的,也是不允许在所承包集体果园中修建钢混结构永久性住房的),并利用自己村主任职务之便造册、签字、盖章、上报苍溪县陵江镇财政所,将此赔付款139万元全部划进了自己个人账户据为己有。村民小组认为,根据当时政策和法律规定,集体果园土地上的建筑应该归集体所有,如果被租用、占用、征用、损毁、撤除,其相关赔偿款应该归集体所有才对。因为,从法律角度来说,中石油在集体梨园外则下方钻井、造成集体梨园地质滑坡、土地裂口、台地垮塌及建筑物受损赔付款,在你陶家发个人拿不出修建房屋的批文和产权证,就不能证明集体果园中的建筑房是你的。那么,所赔钱款也就跟你无关,不是你的。你作为租客,把赔付给房东(集体)的钱全部拿走转入你私人账户名下据为己有,是100%不合适的。对此,集体梨园土地上的建筑物相关赔付款应该归集体所有才对。如果你也是这个组的村民,可以和全组村民享有同等比列分配的金额。总之,中石油给孙坪村转来的139万是针对孙坪村(原茶店村二组)集体梨园中的建筑物、地质滑坡、台地垮塌、土地裂口、梨树受损而进行的赔付款就不完全属于你个人,啷个此款139万却全部被你陶家发利用自己是村书记职务之便、直接全部从村账户转进你私人账户独吞了呢?村民小组认为,按照当年国家法律规定,你陶家发说集体梨园中的建筑是你私人修建的属于你个人,那么请拿出国家法律认可的有力证据,既然你陶家发拿不出在临时承包集体果园中违法修建房屋的批准文书或房屋所有产权证,从法律角度来说集体梨园中的建筑物那就不是你的。何况,当初修建时也没召开村民小组讨论会,未经过村民小组长及村民小组人员同意,就擅自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和茶店村集体梨园承包合同约定条款,私自在临时承包的集体果园中非法修建永久性钢混结构住房及养猪场,知法犯法造成了自己在承包集体梨园中非法修建永久性住房而利益得不到保障的不利后果,当然损失也只有你陶家发自己承担——自己违法所建损失。因梨园所在村民小组都是按照国家法律条款,来维护集体梨园及自己的合法权益的,现要求你将私自侵占集体梨园赔付款139万元退出来归还集体,公平合理合法分配给梨园所属村民小组(原茶店村二组)所有成员!
   村民不满的原因之六:陶家发身为中共党员、一村之长主任书记要职,不为村民老百姓服务及谋福利,而是与中石油个别领导串通一气以占用和损毁原茶店村2组土地及附作物共同虚立名目骗取国有资金后,与老百姓争名夺利、不合理合法公平分配,而是据为己有。在法律与事实面前诡辩,声称自己修建的不是别墅,不是永久性建筑,是自己撤除梨园原工房后选新址重建的梨园新工房。好,那么请问陶书记,梨园中钢混结构2楼1顶的别墅式住房建筑,不是别墅难道也不是永久性建筑吗?既然你口口声声称是撤旧新修建的梨园工房,那么作为梨园中普通工房、中石油凭啥能给你赔60万?一个四面2米高围墙式镂空简易养猪场、凭啥还给你赔近80万?赔偿依据是什么?更何况还是违法所建非法建筑!中石油公司是国有企业,你说你这不是在套取国有资金是啥?如果你说你敲诈勒索的不是国有资金,那敲诈勒索公司财物总算嘛!既然你说你修建的永久性建筑是撤旧建新的梨园工房,那么为何你要独吞中石油公司对此工房赔付的这60万元赔付款呢?并且将此款从村集体账户直接转入到了你个人账户据为己有已多年,集体梨园工房本属于集体所有,打一开始原本就有5间工房。那么现在集体梨园原有的工房呢?赔付给集体梨园工房的60万钱呢?你有什么资格霸占侵吞集体梨园工房的几十万赔付款呢?你这种行为不是敲诈勒索、霸占侵吞集体资产是啥?
   村民不满的原因之七:中石油在集体梨园下方建井开采天然气,造成梨园地质滑坡及台地损毁等物也赔付了近80万元,你也利用自己是村书记权势,自己造册签字盖章上报苍溪县陵江镇村财中心,将此款近80万元全部转入到你私人账户据为己有多年。纸永远包不住火,后来村民小组得知此事后,找你声讨分配原本属于原茶店村2组村民小组集体家家户户该分配的钱,你却旁若无闻、占为己有,多年不予理睬。现在,你还任然违背伦理道德、声称当年损毁时自己有评估报告和房产证,中石油公司是按照梨园中受损房屋评估机构出具的损失额度报告,来进行赔付的。那么,请问陶书记,有哪家合法的具备评估资质的权威评估机构,当年能违反法律条款对你的非法所建进行损失评估并出具评估报告?何况,评估机构能对你口口声声强辩声明的、不是永久性建筑和别墅的、只是一套普通梨园工房一角裂个小缝隙而出具受损额高达60万元的评估报告吗?也就是说,一套普通的梨园工房能被鉴定评估和赔偿到60万吗?你这明显是在自不量力践踏人民群众及党政机关公检法司人员的智商。中石油公司赔付集体梨园房屋受损及地质滑坡打到镇村财中心的139万多,你利用自己是村书记职务之便、私自划入到你私人账户据为己有已长达几年不退还,你说那钱就该属于你,当年集体梨园及房屋受损时,你有集体梨园中房屋房产证。那么,请问陶书记,根据当年中国法律相关规定,结合你承包集体梨园实际情况,你符合国家允许你在承包集体果园土地上修建永久性钢混结构住房吗?既然国家政策和法律不允许在承包的集体果园中修建钢混结构永久性建筑房屋,那么苍溪县相关主管部门人员会违反国家法律、给你办理相关建房手续及此违法所建房屋产权证吗?即使你持有房屋产权证,你那也是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违反国家法律所办的,照样属于无效手续及证件。总之一句话,集体梨园中建筑房屋、你陶家发拿不出合法的批建手续和产权证,那就是属于集体所有。包括梨园中建筑物受损赔付款,均属于集体所有。对此,请你退还非法侵占属于集体及全体老百姓的所有你已私自侵占划入你自己个人账上的钱款,交还集体统一划分给原茶店村2组全体村民,你个人没有权利私自霸占和侵吞。
   村民不满的原因之八:你陶家发在当原茶店村主任时就在苍溪县龙江世纪买了一套三室一厅带一厨一卫住房,几年后又将原位于苍溪县陵江镇茶店村2组的一套住房和宅基地一并以15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同村村民黄银贤和黄军2兄弟;陶家发曾声称自己在成都和重庆都给儿子何健民买了房,近年还声称在海南买了一块地修建了房子供其以后自己养老(可查陶家发、及岳父何福生、岳母李德珍、妻子何应华及何英华2名称、儿子何健民及何川平2名称、儿媳xxx、孙儿xxx、孙女xxx名下财产房产);摆在眼前的事实还有陶家发曾买了3辆汽车,其中2辆车为越野汽车,先前所买那辆汽车后来送给了伏公陶坪村亲戚,一辆白色越野车儿子在使用,另一辆黑色越野车自己在开。这些只是冰山一角,陶家发违反国家法律、出资非法在所承包的集体梨园中修建了一套2楼1顶达10个房间的别墅式永久性钢混结构住房;时隔2年后非法在梨园中还修建了可圈养千头生猪的圈养场;同年又在212线国道边修建一楼一顶门市部,并以此门市部受损名义从村集体账户划走18万元。再隔2年后又私自占用本组已故五保户山坡田地修建了第二个千头生猪圈养场,还挨着生猪圈养场修建了一蒸馏酒白酒生产线酒厂以及工房;前年开始动工,又在原茶店村2组与1组交界处集体土地上与气井相距200米内撤迁安置户同获一大套超大面积安置房。他家房屋十几年前已全部变卖15万元给黄家2兄弟了,这次油气田又没占用和撤迁他家房屋,他凭啥又在本村组土地上获取一套安置房?去年已入住。他及他家人纯属没有资格、也不再具备任何条件再在本村集体土地上享有审批宅基地和新建永久性住房的权利。因此,纯属违法敲诈勒索、霸占侵占所获,敬请彻查严惩。 对此,纳闷的是他哪来那么多钱?作为祖祖辈辈都是农民的他,自己父母早已双亡;作为农民的岳父岳母近20年来无职无业就开始在家带孙子和带重孙、养老养病没打工挣钱;自己老婆何应华(已改成何英华)也就是在陶家发所承包的原茶店村2组梨园中主事、养猪,去年开始煮酒,梨园自他陶家发承包后,便将原所有老梨树全部砍掉,换上了尺来高的新梨苗,梨树也就最近3年才在产果售卖。一家老小8口人各种支出,多年来几乎就靠陶家发当村干部一个人的收入支撑着。到底当个原茶店村的副主任、主任,及茶店村与孙坪村合并一个村后的主任、书记、主任书记,就那么有钱吗?
   村民不满的原因之九:陶家发及老婆、孩子、岳父、岳母家在农村的宅基地及住房已出卖,按照中国法律规定、陶家发及家人就不可能再在集体土地上再享有新批宅基地及在集体土地上新建钢混结构永久性住房居住的权利。那么,是谁在背后纵容他、给他三番五次、五次三番违反国家法律法规、侵占集体利益及土地违法建厂、建场、建房、及随意损毁基本农田与改变土地使用性质的?你陶家发凭啥子又在本村土地上享有一套安置房?你陶家发有啥资格享有?你卖掉了位于农村土地上的宅基地和老房子,你还有条件在村集体土地上享有新批宅基地及修建永久性住房的权利吗?你获取安置点那套永久性安置房你凭的是啥?如果你狡辩说那套安置房是中石油因为撤除了集体梨园中那套工房或非法建筑住房后,给你解决的梨园工房,你认为这种说法能站得住脚吗?首先集体梨园中的那些房屋你拿不出任何一处建筑房屋批准文书及房屋不动产权证,中石油凭什么要在撤迁户集中安置点给你私人解决一套大面积带后花园安置房呢?你要搞清楚,梨园中那套房屋中石油公司前面已赔付了60万,而且这钱已被你侵吞、从集体账户私自转入到了你个人账户,同时还有一个中石油公司赔付原茶店村2组集体梨园中地质滑坡、台地垮塌、猪圈外地基裂缝,约80万的赔付款也被你侵吞私自转进了你的个人账户。既然中石油公司已出钱赔付了梨园中的所有工房、住房、圈舍,他就不会再管你梨园有没有工房住房和再在哪里另修工房或住房,当然也就不可能向你狡辩所说在移民安置点、给你还解决修建一套安置房供你今后去梨园看梨子。中石油公司老总又不是你圈养的猪,他已给梨园房屋及造成的损失赔偿了,他又赔啊?那他咋没给其他撤迁安置户重复整2套安置房喃?你还不如说那是赔你梨园的猪圈——在移民安置点给你修的猪圈。不过,此说法也行不通,毕竟梨园中地质滑坡、链条石所砌台地垮塌、非法所建猪圈外裂缝,中石油公司已赔付近80万了结了此事,而且这近80万也被你侵吞私自从村集体账户划拨转进了你私人账户,中石油公司已赔偿梨园地质滑坡、台地垮塌、房屋受损139万元,不可能再重复赔偿。因此,请你自觉主动将移民安置点目前你侵占居住的那套安置房归还给原茶店村2组村民户主文策家享有。因为,中石油元2-1H井当初挖沟铺设输气管道,占用林地所有权人、土地权利人、以及户主文策家自留山、自留地、在你们村组乱用职权私自替文策做主签字后,导致中石油公司在未与户主文策进行过一次商量和同意的情况下、便从文策家房屋右侧近五十米的地方直线挖沟铺设输气管道、占用文策家建房地址,不顾及文策家唯一房屋不重建+扩建就无法住人等情况。因文策家房屋属于解放后文策父母修建,属父母赠予召集所生养的4个儿子抓阄进行均等划分继承所获。加之,文策所分房屋左侧一墙之隔就是老三房屋及宅基地、老二房屋及宅基地、老大房屋及宅基地,只有右侧可以延伸建房,但是右侧当年中石油公司非要违法侵权强占文策本来计划修建住房的自留山自留地,造成文策家几口人原宅基地不够建房,必须要向埋管道方向延伸才可。问题是如果向气田所埋天然气主输送管道延伸建房,所修房屋将离管道更近,即进入气田天然气输送主管道距离红线危险范围。如果不修,一家6口人均将无房可住。一家人近年均分散租房及借居在别人篱下和常年累月蜷缩睡在小汽车上度日如年。针对中石油公司侵权抢占文策家自留山自留地埋管道、导致文策家无法原地及延伸建房和住人的问题,唯一解决途径就是按因埋管道不能重建导致文策家房屋无法住人而搬迁处理,中石油公司包括承担其相关房屋撤迁过渡费、撤迁费、搬迁费、新建房宅基地费、新建房屋费或者是承担房屋撤迁过渡费、撤迁费、搬迁费、6人居住面积安置房、及装修费,或者是将被村主任书记陶家发霸占的那套安置房归还分配给文策家使用正好合理合法。
   村民不满的原因之十:2023年10月26日,苍溪县陵江镇审计站通知原茶店村二组5名老党员及村民代表来镇审计站参与中石油气田2-1H井占地铺设管道损毁地面附着物赔偿款被转入村主任、书记陶家发及家人私人账户款项是否正确,损毁事物是否属实进行认证。没想到,仅此中石油元2-1H井挖沟铺设管道这一项,村主任书记陶家发,用虚立名目、以损毁金丝楠木N棵、梨树N棵、猕猴桃N株、果树N棵、等等(上报虚假数目翻阅苍溪县陵江镇审计站在审原茶店村现孙坪村、原茶店村2组现孙坪村6组及又改成孙坪村4组账本便知,便可知道陶家发以虚假名目划入自己账户及他家人名下历年转入多少钱),伪造虚假无效合同及提钱转款附件欺上瞒下、敲诈勒索、诈骗铺设管道一项国有资金和侵吞赔付村民的钱就近100万元(不包含笔者未知侵占诈骗款)。在本组知情人士及几名党员认定为虚假事实后,陶家发却又以张冠李戴的方式,召集去过审计站认证人员开会,称账本所填写转入到他老婆名下的以损毁果树猕猴桃N株N万赔偿款、占土款是中石油支付给他们干活的工程款;以占土和损毁梨树N棵支付到他儿子名下的钱,却称是中石油买他家梨子吃给转的买梨子的钱;关于以果树加金丝楠木转款N万,还声称每棵按200元和400元赔付价格还应加一半才对,以前每棵价格给定低了。村民认为,陶家发及他家人名下不实转款项目太多太多,严重损害和侵占了国家和集体利益达300万元。本来,油气井建成钻探、导致陶家发承包的原茶店村2组集体梨园地质滑坡、台地垮塌、梨树受损、以及果园中房屋受损,已进行了近140万元的赔付。后来,占老百姓山坡土地挖沟铺设主输气管道,所占陶家发家土地上就没有梨树、猕猴桃树,怎么损毁?怎么还又以损毁梨树、猕猴桃树、等名目又赔?至于金丝楠木树是否损毁或陶家发所报损毁那么多棵,据当初在占土挖沟埋管道前,组长和连路占土村民大部分户主人员都跟随在场在看,并声称所占陶家发山坡和农田并没有金丝楠木(有图片为证),挖沟埋管道也并没砍有金丝楠木。即使陶家发声称有,金丝楠木为国家保护树种,那么珍贵的树种也会被移走重栽,也没人敢砍掉损毁所称一整农田的金丝楠木,当初开挖前组长带领大家一起统计时,也并没统计有金丝楠木树种需要砍伐和损毁,至始至终占土铺设管道也没砍伐损毁有金丝楠木。至于事隔3年后,基本农田里出现了几棵金丝楠木是否属后来他自己补栽移栽,便以此声称自己有一基本农田的金丝楠木被损毁。其目的就是为了以此名目讹诈、侵占转走村集体账户上的赔偿款,好有个说法理由。具备正常思维能力人一看便知。 可恶的是,陶家发身为中共党员,村主任、书记,违背党性原则,自私自利、敲诈勒索、虚构事实、侵占敛财,并又亲自召集去审计站印证事实的几名党员从新签字,各位人员在村主任、书记陶家发所拿出的纸上面逼迫重新作证签下了字,组长称在面对面的压力下,他和几名党员及村民是很不情愿签,但又逼迫无奈不得不签。我们都知道,选举为何采取无记名投票,其目的就是不要让被选人知道某某人没选他而后对其不利;又如法院审案,为何规定若审案法官与被告是亲戚关系,可以有权申请此法官回避并要求法院另行安排法官审理此案。那么,你说作为在任村主任书记的陶家发拿出纸张叫所管村民、代表、党员给签字,你说谁能不签,不签又能有几人?对此,党员及村民请求重新全面调查陶家发及其家人近10年所有进账及资金收支来源去向,以及敲诈勒索侵占国有资金及集体资产。严惩人民群众之中的害群之马、基层中的腐败分子,维护法律尊严,还老百姓一个公道,还农村基层一片净土。
   律师观点:据律师陶书伟讲,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明确规定:一、中国农民将住宅出卖、出租后再申请宅基地的,不予批准。我国法律是允许出卖住宅的,也就是允许出卖农村房屋。本村的宅基地只能向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成员转让,买卖双方必须是本村村民。若双方签订农村宅基地房屋买卖合同,一方为农村村民集体组织成员,另一方非该集体组织成员,其签订合同应属无效。农村村民出卖住房亦包括宅基地一并出卖,同一农村村民之间的宅基地上房屋买卖,应视为宅基地一并出卖。农村村民出卖、出租、赠予、转让房屋后,再申请宅基地的,不予批准。二、中国无论是农民集体经济组织承包的土地还是国家所有的承包地,都属于农用地。无论是农民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民还是其他个人或单位,承包这些土地的经营者只能从事农业生产,不能进行其他活动。合法利用土地并保持原有用途是建设用地使用权人的责任,任何擅自改变土地用途的行为都是违法和不允许的,包括不能在承包集体土地上非法修建钢混结构永久性建筑住房。 对此,陶家发将原所在本组自家住房及宅基地以当年15万元的价格卖给别人后,又在承包的本组集体梨园中、占用一块大地违反国家法律修建钢混结构2楼1顶永久性别墅式住房建筑是违法行为,当年的苍溪县国土局及苍溪县建设局是不可能违反国家法律条款,给其出具房屋修建批准文书及办理产权证的,即使工作人员疏忽大意、失职盲目给办了相关手续或房屋所有权证,那也是无效的批文和产权证。因为,凡是和法律相抵触、有冲突,违反国家法律所签办的各种协议、合同、证书、证件,均自动失效为无效。三、根据村民反映的以上问题,从法律角度和现实上看,陶家发的行为已形成涉嫌敲诈勒索国有公司资金及霸占侵吞村民集体利益的事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之规定: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在二千元至五千元的,为数额较大或者为多次敲诈勒索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在三万元至十万元的,为数额巨大或者为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在三十万元至五十万元的,为数额特别巨大或者为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对此,陶家发所涉嫌敲诈勒索及非法侵占金额已达到300万元,属数额特别巨大、情节十分恶劣,根据中国刑法量刑标准,可判10年以上有期徒刑。
   土地承包义务:一、维持土地的农业用途,不得用于非农建设。二、依法保护和合理利用土地,不得给土地造成永久性损害。三、承包方违反农村土地承包法第17条规定,将承包地用于非农建设或者对承包地造成永久性损害,发包方请求承包方停止侵害、恢复原状或者赔偿损失的,应予支持。四、如果需要改变土地用途,必须按照法律规定,经过相关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对于私自建房行为,后果会很严重。如果在未经有关部门批准的情况下,擅自将农田用于建造房屋,这就是违建行为。被发现,相关责任单位将责令立即停止修建,并根据法律规定拆除违法建筑。并且,拆除产生的损失是不会得到任何补偿。五、随着中国对宅基地确权工作的开展,对于农村违法建设和抢建行为将会进行严格查处,政府部门会强制拆除这些违法建筑。因此,必须牢记:基本农田不能用于建房;如果确有需要将农田用于建房,必须经过县级以上政府部门审批才能进行修建。
   物极必反:中石油公司钻井采气卖钱而为了自己公司利益却损毁老百姓文策家利益,又不进行与户主文策协商就施工开挖,这是严重的违法侵权霸占行为,让户主文策无法接受。当年那段时间,文策多次找到施工方不让施工,对方不听。文策打电话给村书记陶家发询问此事,身为本村主任及书记的他竟然说不知道是什么单位在此施工,也不知道施工方负责人是谁,更不知道开挖施工埋管道这回事,包括一年施工完毕直到现在他都说他不知道。逼迫无奈,农户文策当年当时只好选择报警,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现手头还调有当年反对阻止中石油公司违法侵权、强行施工侵占损毁文策家山坡田地的出警记录,当警察来到施工现场后,让文策再次打电话询问村主任书记时,他任然明知不说,警察当时就说这么大的工程和项目施工,你陶家发作为一村主打领导、不可能不知道这回事,也不可能不知道是哪个单位或施工方负责人是谁吧,你到底还是不是这个村的主打领导?文策说他身为这个村的主任书记,他哪是为这个村老百姓服务的嘛,他是专一为有钱单位中石油公司服务的书记,以牺牲本村其他村民利益来换取将自己儿子安札在中石油位于苍溪县元坝镇的油气田净化厂上班。他能不帮中石油公司吗?他哪还能正常的帮老百姓说句公道话嘛! 后来,组长文彦祥来了,他说帮文策找中石油公司协调,他说文策反映的问题上面会考虑和解决,他还说占了你文策的到时该赔的中石油公司要赔,包括自留山坡、自留地和菜园子,以及地面上的付着物到时均要统一赔,结果是几年过去了也没赔。
   最近,从苍溪县陵江镇审计站在审原茶店村2组账本时发现,村主任、书记陶家发因埋管道占土没有文策多,却虚安名头获取了几十万元地面付着物赔偿款转入了自家个人账户,而占用文策家土地面积和植被付着物比村主任、书记家还多还好,总共才给转入了几千块钱。至于住房一事,本组其他几家撤迁户去年和不是本村撤迁户的村主任、书记陶家发都已搬进了此撤迁集中安置点的安置房,即该安置的撤迁户和没有资格不该安置的陶家发、及家人都已搬进住上了本村油气田撤迁集中安置点安置房。唯独文策一家没给安置解决,一家几口人还四处分散借居在别人篱下,文策本人却长年累月蜷缩在一台小汽车上居住,挨冷挨热、遭受蚊虫叮咬、一年四季都洗着凉水澡,没有地方生火煮饭,每天就是吃一顿饭一碗面管一天。文策曾参军在部队多年,中共党员至今党龄30年,记得去年因所开车辆严审尾气超标0.2未通过审核,加之第二天准备继续去修车后再审,结果因为头天保险到期没及时续保,在乡村路行驶到上国道路边缘时与飞驰而来的一辆摩托车相撞,导致摩托车一人2匹肋骨骨折,一人右脚腕粉粹性骨折。交警按常规划分大车让小车、机动车让非机动车和行人、上道车及转弯车让直行车优先通行的原则,文策负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当然,所驾机动车未经严审上路,加之所买保险到期没有及时续保。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后,所有受伤人员及双方车辆受损产生的一切费用均由文策自己私人承担。文策上有老,下有小,毕竟收入也有限,此事故发生导致文策一夜回到解放前也不足为怪。
   每次,当看到辛苦一辈子、曾经还是新中国成立后本乡辖区最早入党的一名中共党员、现已年近九旬又身患脑萎缩脑出血后遗症的文策父亲文登祥轮落到文策供养时,心头总不是个滋味。因为,文策没地方供他老父亲住、没地方给他老父亲隔天洗热水澡、没地方给他老父亲煮饭吃,他老人家还患有前列腺病夹不住尿,没地方洗澡在车里连住几天后那气味无法言表。新中国成立后,当大队干部几十年,一生清廉,如今每月只享受着政府25元的高龄补贴。
   村民呼声诉求: 陶家发身为党员、村领导,无视法纪、违反中央八项规定、四禁止,霸占侵吞集体老百姓利益,在村民反映及举报后,仍然不知悔改,不知退款,而是虚拟名目,编造虚假合同,张冠李戴狡辩,欺上瞒下行事,掩盖事实的这些举动,上级一查账目和实地调查便见分晓。针对陶家发的违法行为,仅凭所犯其中一条当年以集体梨园非法建筑物敲诈勒索国有企业中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139万国有专项资金,又以非法建筑门市房受损勒索18万元,虚拟受损各种果树及占地附着物补偿敲诈勒索达近100万元,敲诈勒索侵占集中安置房一套及宅基地价值约60万元。以上合计几百万赔付款,均早已被陶家发转入到自己个人账户及家人账户名下,从事实上已形成、构成了敲诈勒索公司资金数额特别巨大,情节十分恶劣,已构成判10年以上有期徒刑。根据中国刑法规定、敲诈勒索资金达到30万元即可判10年以上有期徒刑。对此,敬请上级对待这种村官,要严查严打毫不姑息,坚决维护法律尊严,响应国家政策,认真调查、严重打击,还老百姓一个公道,还基层农村一片净土。(此略:相关图片、视频、录音达600个。)

  建议:将此稿内容同时提供给广元电视台《阳光问政》栏目制作成节目,作为全市典型案例警示教育材料,让各级党政机关人员在本单位会议室视频上收看,引以为戒。 
 
延伸阅读————村民文策发给本村主任书记的手机短信:
 
陶书记,您好!(短信一)
      中石油元2-1H井在文策家所在组钻井开采天然气,占用农户文策家自留山坡、自留土地挖沟铺设主输气管道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在先——不与林权证权利人、土地证承包经营权人、居民户户主文策商量,也未征求文策本人同意,严重侵权、强行施工、霸占侵占文策家山坡田地进行施工挖沟,铺埋中石油气田输气主管道。在施工期大面积开挖,对原有地质结构/排水渠系造成严重破坏,每当暴雨来临时,挖沟翻出的泥沙以及砍伐的树木被冲进原有排水渠,在树枝泥沙堵塞填充渠道后,地面洪水横流,对文策家原有宅基地及木质结构房屋造成损坏。地基沉陷、主梁断裂,墙壁裂缝、房屋倾斜,屋顶下跌、部分垮塌,无法住人,至今未解决。 虽然,你中石油属于国企央企,你钻井开采出来的石油天然气,不是无偿供给国家和全国人民免费使用的,全中国人民每家每户使用你的石油天然气,都是要拿钱买的,而且价格比国外都高。对此,你中石油总不能为了你的利益来损毁老百姓文策家的利益,对吧?当然,为了你的大利益,文策也可以退步配合支持你司搞建设。但是有一点,你总得对施工损毁造成的损失进行合法合理的补偿赔付对吧? 强行在文策房屋旁不到50米的地方挖沟铺埋输气管道,按文策家常规实有人口:父亲+文策+老婆+独女+抱儿女婿+孙=6人计算,即导致文策家房屋无法原地扩建重建。如果原地重建+扩建,就只能向埋管道方位延伸修建,因为左侧和后面是老三家房屋以及公路和埃,前面是坎崖。只能向右侧埋管道方位与原屋基平行的菜园子延伸修建,当初对方强行埋管道文策在阻拦时就向大家说明了这个问题,并报了警。后来对方看文策不让埋管道、要收拾整人伤人也报了警,警察都出了现场的,有记录为证。后来组长出面发话,说要给解决,包括占的你文策土地及地面附着物,以及你文策房子的事,到时都要找中石油统一给你文策家解决。结果是强占文策家山坡土地最多,陪付款却最少,转到户主文策账户总共加起来才几千块钱。比文策家占土少的和地面付着物还差的,进账陪付款却近百万元,个别人无资格享有还无偿在此油气田撤迁安置点、给整套安置房在居住,纯属霸占。
       当年,中石油公司强行霸占侵权、野蛮施工开挖文策家山坡土地,现场照片全有。每个地方翻土到什么位置的彩色照片全保留着的,现在随时可以根据原照片画面显示,到现场实际丈量当初占土面积。错账包来回,贪污腐败还可倒查20年追责。 当初,文策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强行阻止对方违法侵权野蛮施工,并有报警出警记录为证。还有就是,林权证、土地证上权利人是文策,户口本上户主是文策,你们打的那点不成正比的4061块钱也没打到文策的账户上。为何不打到权利人和户主文策的账户上呢?文策这个权利人和户主难道是未成年户主?难道是丧失了民事行为能力不能正常判断是非?你们利用欺骗式拿点小钱找放牛娃儿买牛似的做法合适吗?为何不找户主买牛,不把买牛的钱交给户主?就如,该归还上交国家的钱,啷个没交给我喃?我也是国家的公民、一员、人民,该交给国家的钱,是不是直接转账交在我卡上肯定不合适、不算对吧?那么,难道这些基本的道理你们这些村组干部都不懂吗?当初,中石油公司采气二厂一次都不找户主文策协商,便强行开挖文策家自留山坡土地,不谈赔偿也不给赔偿。为维护法律赋予公民的合法权益,文策还强烈反对甚至还报了警的,结果村组干部滥用职权做主表态让中石油继续违法侵权开挖损毁文策家土地及地面附属物,你们村主任、书记,组长,副职村官,只能对本村集体公山公土做主,不能在未经户主同意的情况下,强行私自擅自替老百姓做主分配、占用、出租、转租,出卖、损毁、侵占、使用老百姓享有的国家宪法赋予每位合法公民承包期内70年不变的自留山林地和30-50年不变的承包农田自留地。难道你们这些知识都不懂吗?你们当了这么多年的村组干部连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你们还配当村组干部吗?你们到底收了对方多少贿赂好处而违背法律、与法律对抗?这些基本道理知识你们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中央三令五申强调,先协商及赔付、才能撤占,不能强撤强占,你们是在遵纪守法响应中央政策指示吗?你们是在只顾如何损毁老百姓利益算计从中如何侵占敛财,此举不但违法还有辱党员身份及干部作风,你们真不配当干部!!!
       言归正传,前面文策家的情况都说了。你作为文策所在村的主任、书记,找你主题是——你出面联系一下中石油元2-1H井所属公司领导,把前面所描述文策家的真实情况,先给中石油领导如实说一下,在有必要的情况下也可邀请他们到现场来实地找文策了解情况和查看。告诫他们违法侵权、强行施工时期对原地质结构、树木、排水路径进行破坏后,加之暴雨期、施工挖出的泥沙横流与损毁树木树枝堵塞渠系,洪水泛滥包围浸袭文策家房屋宅基地,造成房屋墙壁大开口裂缝,房梁断裂,房顶塌陷,部分房屋垮塌,加之因强行在文策家附近埋管道导致文策家房屋又无法原地重建+扩建。因此,你们中石油公司必须对文策家按为埋管道而撤迁搬迁、异地重建进行赔付处理。不然,文策现在就要向法院起诉和上访上告,以及在多家网上曝光中石油在苍钻井开采天然气、与地方领导勾结,非法侵占老百姓利益及骗取国有专项资金,导致国有资金流失的多起事情。对此,中石油公司必须要对埋管道造成本村村民文策家房屋受损、屋基无法重建扩建,无法住人,进行解决。
      村陶书记回复:2023年11月11日下午,村书记陶家发在文策老家房后公路上,当着本村村民文策、黄军、何英华、路人罗女士面对文策说:“你给我手机上发的那毗短信、我看都不得看!”

 
陶书记,您好!(短信二)
       感谢来电及时!让文策可暂停连日写上访材料辛苦之压力。物极必反,我;孺子可教,您。文策的真实情况,文策已向身为本村、组领导的您讲过多次,简而言之,那就是因当初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西南油气分公司采气二厂在原茶店村2组土地上钻探开采天然气期间,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在先,一次都不找林权证权利人、集体承包土地经营权人、户主文策商量和征得同意,违法在先、非法霸占侵占开挖国家法律赋予农村合法公民应享有的权利期内的自留山和自留地挖沟铺设管道,导致文策一家几口人房屋受损,无法居住,又无法原地重建+扩建,造成文策家为埋管道而需及时撤迁搬迁安置。对此,恳请村组领导根据真实情况发声,为村民服务,帮村民伸张正义,维护村民合法权益,助力全村村民共进步、齐富裕,不拉下一个合法户主无家可归。只有这样,家家户户都有房可住,村民才能安居乐业,本村才无上访,才能太平!
       解铃还须系铃人,可说本组除了文策、任何人的能力和手上掌握的问题依据,都没有文策全和得力。只要文策不上访咆哮,将你好、我好、大家好!希望你能明白这些,实事求是按照真实情况如实发声向应承担责任方催促解决了文策的问题,今后,你的什么事情,需要文策发声助力的,文策发声照样能以理服人,以事实说话一鸣惊人,让上下所有人信服。
      村陶书记来电:2023年11月12日下午,村书记陶家发给文策来电询问昨天天黑时给他打电话有啥事?文策回答说:“你让我写份要在所埋输气管道旁建房申请,拿去找组长签字盖章后去找上面批,我去找组长签字,组长说要问你后才能签,当时都给你打电话你不接,组长说章早被你收走了,你这不是在捉弄我吗?”村陶书记说:“章哪是我收走了嘛,是上面收走了。”实则把文策当弱智耍!

  备注:你陶家发身为中共党员、一村之长(主任、书记),在你村村民合法权益受到外界侵害,导致无法安居乐业生活时,你却对民生事务不闻不问、不理不管,在事实面前都不为本村村民发声伸张正义,维护合法权益。既然在其位不办其事,不为本村人民服务,还包容你这样的村官干啥!
 
  来源:苍溪县陵江镇原茶店村知情村民
  文策:18683961118

    文章分类:

行情资讯

热门产品

官方微博

   
宗旨: 为农民服务,为农村服务,为农业服务;为商人服务,为商业服务,为农商服务。
总监: 文策  急电:13880331708   微信:15984070017 邮箱:915360796@qq.com  
蜀ICP备16009268号-5 公网备:5101065083016号
四川火眼刷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独家营运